历史文化

雍正的真性情

作者:  来源: http://ly.qingxiling.com/history/n902.html   发布时间:2015-11-19

  从《雍正王朝》到《步步惊心》,再到《甄嬛传》,一部又一部清宫戏的播出,使雍正成为坊间百姓热议的对象。最近网络上疯传雍正皇帝的朱批:“朕就是这样汉子!就是这样秉性!就是这样皇帝!”读后顿觉雍正威武,令人浮想联翩:雍正帝,究竟是怎样的“汉子”?

 

  朱批,是清代特有的君臣之间机密文书形式,因多用朱砂红笔写成,因此称为朱批。皇帝的朱批通常是一句“知道了”“览”等简单的套语,这好比今天领导写下的“已阅”两字。然而雍正的朱批不仅字数较多,而且思绪任意驰骋,不饰性情,或天真,或世故,或点评时政,或嬉笑怒骂,酣畅淋漓,饶有趣味。

 

  “朕就是这样汉子”这句话,是雍正批给宠臣田文镜的。雍正二年,河南巡抚田文镜进呈奏折,回复朝廷关于从河南、山东两地购粮运往江南平籴之事。在这封奏折末尾,雍正帝批下了这句著名的批语:“朕就是这样汉子!就是这样秉性!就是这样皇帝!尔等大臣若不负朕,朕再不负尔等也。勉之。”翻译出来即为:我就是这么个大丈夫,这么个皇帝,这么爷们儿脾气,你们对得起我,我自然也不会亏待你们。雍正皇帝少有大志,9岁便吟出“一人临塞北,万里息边烽”的豪迈诗句,极富才学,孤傲自负。此批,霸气外泄,为之震撼。从古至今,所谓帝王气概,也不过如此吧。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,我们常以为今日才流行的“汉子”之称,在雍正帝那里早已是信手拈来,自加其身了。

 

  雍正看过奏折后,有时会兴高采烈,有时又气愤之极,破口大骂,直率坦诚。如批李卫折:“好事好事!此等事览而不嘉悦者除非呆皇帝也!”批葛森折:“旗下人员,只以见钱,眼都黑了。”看来,见钱眼开这事,古今如此。批阿克敦折:“今到广西,若仍皮软欺隐,莫想生还北京也。”意思是你到广西后如果仍然不好好干,就别想活着回京城了,够直白!

 

  同样,雍正骂起人来,也颇尖酸刻薄。在蔡廷折上曾批到:“李枝英竟不是个人,大笑话!真笑话!有面传口谕,朕笑得了不得,真武夫矣。”难以想象,李枝英究竟何许人物,雍正想起他时,简直要笑抽了。批杨宗仁折:“该!该!该!该!只是便宜了满丕等,都走开了。不要饶他们,都连引在内方畅快!”连续四个“该”字,痛快至极!

 

  如果这只是笑骂的话,那么接下来这个就是真的动怒了。雍正五年,福建提督丁士杰将仪仗外借,事发后,不仅不反省自己,却上奏折为自己辩解,激恼了雍正,他边看边骂,“无耻之极”“可谓天良丧尽”“卑贱无耻”等一连串令人毛骨悚然的话,从折头写到了折尾,骂得痛快淋漓。

 

  雍正从来不吝啬赞美和关爱之词。“甚好”“朕甚喜”“朕安,你好么?”这些体贴话,是雍正使用频率最高的批语。雍正二年,怡亲王外出游猎,上奏说经过锻炼,身体肥壮,担心观之不雅。雍正览奏后批到:“朕躬甚安,尔等安好么?对发胖后不堪寓目之事,尔等丝毫勿虑,尽量发胖,愉快而回。”看过不禁令人会心一笑。他称赞鄂尔泰:“上智之资,从古难得”,是“天下第一督抚”,赞誉极高。批石文焯折:“喜也凭你,笑也任你,气也随你,愧也由你,感也在你,恼也从你,朕从来不会心口相异。”这位皇帝,脾气太好了。

 

  遇到皇上动情时,还会批到:“尔此等用心爱我处,朕皆体到。”当喀尔喀副将军策旺扎布等人上奏问候皇帝平安时,就得到雍正帝这样的批示:“尔等如此使朕畅快,何疾不治,何病不除?朕躬甚安,已痊愈。朕之亲切宝贝尔等俱好么?”亲昵缠绵,这些“亲切宝贝”们肯定已经感动得泪流满襟了,怎会不尽心尽力呢?

 

  在雍正的朱批里,他走下了高高的金銮宝殿,虽不凡睿智孤傲,但更多的是亲切真实,坦诚直率,不掩饰,不做作,字里行间挥洒着他豪迈洒脱的真性情,充满了萌趣。雍正,就是这样的汉子!